当前位置: 首页 > 风云人物

张子强绑架李泽钜 张子强为什么不绑架李嘉诚?

2017-02-09 19:05:05  来源:历史网

张子强被枪决图片

世纪悍匪张子强自从知道香港有个十大富豪排行榜之后,就决心将十大富豪逐个绑架一回。张子强首选目标自然是华人首富李嘉诚,“省港奇兵”们不但成功的绑架了首富李嘉诚的大公子李泽矩,赎金更是以十亿港元创世界绑架史新高。第二个遭“省港奇兵”伏击的是当年首富排行榜二哥郭炳湘,赎金高达六亿港元,如果张子强不是丧心病狂的要绑架当时的布政司陈方安生,以及用800公斤炸药炸开赤柱监狱,营救香港最危险的暴力罪犯叶继欢而惊动广东、香港两地警方,说不准香港十大首富早就都让张子强拍“写真集”了。

1996年5月23日下午,李泽钜由司机送回家,汽车在寿臣山道被绑匪用电单车和汽车伏击截停,两人在AK47和手枪指吓下呆若木鸡,不敢开车门。绑匪情急下向房车开了一枪击碎一块玻璃,司机恐怕李泽钜受伤,被迫打开车门。

李嘉诚是一家之主,张子强怕绑架了李嘉诚,李家没人做主 ,给钱慢风险大。李泽钜被绑后,张子强给李打电话说我叫张子强,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亲自当府上来谈,欢迎吗?李嘉诚停顿一下说,非常欢迎!

李泽钜被绑匪囚禁在粉岭鹤薮一幢村屋,绑匪打电话给李家勒索赎金,李家救人心切,很快答应付出10.38亿赎金。李嘉诚立刻派人到汇丰银行金库提取现金,装上一辆汽车驶到绑匪指定地方,换由绑匪将车开走,整个过程不足24小时。

郭炳湘被绑票的时间长得多达到六天,1997年9月29日,郭在上班途中被绑架,由于郭家筹款需要时间,并且与绑匪讨价还价,触怒张子强,郭炳湘被绑架,每天只有叉烧饭吃。

张子强在两宗绑票案共分得4.38亿元,郭炳湘的六亿元赎金他个人独占三亿。1998年1月7日,张子强把在内地购买的八百公斤炸药偷运到香港,由一对姓刘兄弟运到流水响大窝村,不料有直升机在附近上空飞过,张子强以为被警方发觉,立刻将炸药搬到马草垄村,但终被警方缉获,张子强逃跑。

张子强其实是孤身空手入李宅谈判的,因为已经吃准了对方不会报警。据说还被剥光关笼子里,绑匪张子强(绑匪届的老前辈阿)单枪匹马闯进李家,张口就要二十亿,李嘉诚说只能给十亿现金,而且李嘉诚真的没报警,让张子强成功劫走十亿港币,也是迄今为止香港劫案最高勒索金额。

这件事以后,香港富豪人人自危,开始请退役军人或者高薪挖角A4做保镖 。

当时李嘉诚宅内没有10亿现金,(哪有富豪在家里放那么多现金的),谈判时,超人当着张的面给银行打电话,要求10亿现金,被告知有难度,于是为表诚意,拿出宅内4000万,张图吉利,拿走3800万。随后10亿分第二天分两次送到。李泽钜遂平安归来。

九七回归前,公安部部长陶驷驹受上方委托带重金到港澳收买黑社会,安抚黑道,以图安定要他们太平点。张子强不听,一意孤行,张子强1997年从内地购买800公斤炸药,打算炸赤柱监狱救出叶继欢(下面说的另一个大盗),这种疯狂让中港政府高度重视,再加上绑架李泽钜和郭炳湘,启德机场劫钞大案的事。高层震怒,要杀鸡儆猴。导致了政府加快步伐要将张子强团伙铲除。98年香港警方截获张子强藏匿的炸药,1998年1月25日中午11点48分,中国警方在江门将其逮捕。张子强终于被上头灭了,枪毙的时候都换了几个地方,对外不宣布,拉去的是另一个地方,然后又中途换点...... 死都死得不安生,来回的倒腾,不知道临死有没有晕车......

  ——张子强犯罪团伙罪行录

张子强,绰号“大富豪”,被列为威胁内地与香港治安的头号重犯,其犯罪团伙人数约40余名,被指控涉嫌多宗持械抢劫、杀人罪案,以及两宗香港超级富豪的绑架勒索案,并曾密谋绑架香港政要,屡次企图劫狱,危害到国家安全。

  罪恶累累的犯罪集团

自新华社1998年7月22日发布了内地破获张子强犯罪团伙案之后,近半年来,这个案件一直是香港及内地居民关注的焦点事件。据警方评论,“大富豪”张子强团伙犯罪案,是世界上排位第六,亚洲排位第一的大案。警方负责此案的首脑人物之一、广东省公安厅副厅长朱明健说,他从警36年以来,还从未经手过这么大的重案,张子强及其团伙罪行之严重,涉案人员之多,简直闻所未闻;而警方投入人力之众,办案时间之长,也是前所未有。香港署理警务处长、与朱明健一样从警36年的黄灿光也表示,此案也是他从警以来所见的最大的案件。香港警方就有人把张子强称为“世纪贼王”。那么,张子强他们究竟干过哪些惊天大罪呢?

从现有的记录看,张子强一伙人,从1991年就开始了他们的犯罪活动了。所以有报纸就说他们是“横行7年”。

1991年6月及1992年3月,以叶继欢为首的一伙匪徒连续抢劫了香港观塘协和街及深水埠大埔道的7间金铺,劫得金饰价值达700多万元。

1991年7月12日,抢劫启德机场装甲运钞车1亿6000万元,张子强后来被捕,但法庭以证据不足为由,把他无罪开释。港英当局当时还赔偿给张子强一大笔钱,使张子强愈发张狂。

1995年11月,在深圳枪杀香港居民蔡志雄。

1996年5月,绑架香港李姓超级富豪的长子,勒索港币10亿3千8百万元。张子强分得4亿3千8百万。

1997年9月,绑架香港郭姓地产商,勒索港币6亿元。张子强独得3亿元。

随后就在当年10月,又策划绑架港澳何姓巨商,被警方识破,未遂。

1997年底,从内地非法购买800公斤烈性炸药,2000多枚雷管,并偷运到香港,图谋制造更大的恐怖事件。据炸药专家说,800公斤烈性炸药如果集中爆炸,足以炸平一座十几层的大厦。正是这800公斤炸药,敲响了大富豪犯罪集团的丧钟。

张子强,男,祖籍广西玉林市,1955年5月7日出生,四岁那年随家人来到香港。他出生于内地,给当裁缝的父亲打下手。在这里,他遇见罗艳芳,二人结为夫妻,育有两个儿子。当年两手空空,一贫如洗的张子强来到香港后,对香港有钱人的生活羡慕不已,他要尽快过上另一种生活。但又不想通过辛勤的劳动来创造和积累财富,他被捕后对广东警方预审官说,他希望能够一夜暴富。这个疯狂的念头使他走上了罪孽深重的不归路,为了迅速发财,张子强甚至自己开金铺自己来抢劫,以骗取保险赔偿。后来再也没有保险公司敢给他的金铺保险。张子强从来没有想到,他的贼王生涯竟然这么快就走到了尽头,他以暴力手段获取的巨额财产,已无福消受。

世纪贼王到底有多少资产?这里先说一个不属于大富豪犯罪团伙,但是与张子强有亲戚关系的人。《东方日报》1998年9月8日的报道,张子强的连襟,也就是张子强妻子的妹夫,曾在香港某电视台任助理编导,每月薪水只有几千元,可是他平时有奔驰车开,还拥有游艇和保时捷跑车。据说这个人1997年3月辞去了电视台的工作,前往澳大利亚,至今下落不明,有如人间蒸发。

据香港警方的调查,大富豪张子强集团的亲属,在香港银行里的存款及购买的产业至少“清洗”了超过5亿港币的赃款。1998年8月26日,香港警方搜查了张子强在香港的物业。他在九龙塘的一幢别墅,价值4000万元。此外在香港,张子强还拥有何文田两项贵重物业和南湾的一幢单幢式别墅。在内地,大富豪的物业也是以数千万元计算价值。仅在珠海,张子强个人就拥有海景花园豪宅和高尔夫俱乐部别墅两处物业,价值也超过5000万元。警方相信,除已经挥霍掉的大量赃款,大富豪集团已将数亿元的现金,通过亲属或其他管道,转为银行存款或产业。

1998年大富豪团伙拥有的财产,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说得完的。就在8月26日警方的大规模搜查结束时,香港“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俗称“O记”)的官员林文荣向记者表示,警方申请冻结的大富豪集团资产包括总值1亿6000万元的物业,银行户口和名贵汽车;还有一批名表,首饰及20万港币现金。到1998年8月26日,香港警方已拘捕了涉嫌为大富豪集团洗黑钱的同党和亲戚共15人,包括4男11女,其中最年轻的34岁,最老的82岁。这位82岁的嫌犯就是张子强的亲生母亲。

除此之外,大富豪集团在内地也有很多同党和亲戚,他们用各种方法分散财产,藏匿黑钱,使得警方调查起来很不容易。

  劣迹斑斑的团伙成员

大富豪犯罪集团共有几十人,其中与张子强关系密切的集团主犯,就是“四大头马”,按内地的叫法是四大金刚,他们分别是陈树汉、甘永强、胡济舒、陈智浩。

陈树汉,47岁,香港居民,1993年因涉嫌贩毒被香港廉政公署通缉。被控参与1997年9月29日绑架郭姓地产商案,分得赃款1500万。

甘永强,47岁,1975年因参与圣嘉乐撒医院绑架案,被判刑6年。1985年,涉嫌忠信表行抢劫案被捕,因证据不足而逃过法律制裁。他也参与了绑架郭姓地产商,分得赃款1800万港币。

胡济舒,47岁,张子强的“军师”,曾有使用假钞、放高利贷及抢劫等劣迹,参与策划及实施1991年香港启德机场抢劫案。

陈智浩,36岁,实际上他是叶继欢的头马,他参与了1991年观塘金铺抢劫案,1992年大埔道金铺抢劫案。1995年底在深圳枪杀蔡志雄。1996年5月他参与绑架李姓超级富豪长子,分得赃款2亿9千万元。

除了这四大头马之外,还有一个大哥大级别的人物不得不说,他叫叶继欢,实际上算作张子强的合伙人,是1991年和1992年持枪抢劫7间金铺的主犯。此人极其心狠手辣,作风深受张子强赏识,特聘请他“并肩作战”。

张子强与叶继欢是在监狱里结识的。那是1991年,张子强因涉嫌在启德机场抢劫运钞车而被拘押,在拘押期间,这两个惊天大盗“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后来张子强被港英当局以证据不足无罪获释,叶继欢也越狱逃走,潜入内地藏匿。从此这两人开始了共同策划,联手作案的犯罪历程。

叶继欢,1998年37岁,只有小学3年级的学历,从1989年至今已涉及7宗抢劫杀人和绑架案件。叶继欢行事从来以凶悍凌厉为特点,1996年,他和张子强共同策划绑架李家大少爷。1996年5月13日,就是大富豪绑架李家大少爷的前10天,他从内地携带了军火潜回香港,准备大干一场。不料自己命蹇,刚一上岸就与警方遭遇交火,被击中下身就擒。

目前,叶继欢正在香港的赤柱监狱服刑,刑期是41年零3个月。据说他已经下半身瘫痪,两腿肌肉萎缩得厉害,只剩下皮包骨头。最近他知道4个兄妹同时落网,情绪非常低落。

参与枪杀同伙蔡志雄的人中,还有一个名叫马尚忠的河北人。这个人才33岁,但是他在团伙里堪称凶恶残忍,什么坏事都敢打头阵。他参加了1991年香港观塘协和街5间金铺的抢劫案,当时就是这位外号叫作“笑面虎”的马尚忠手持AK47自动步枪在观塘闹市区扫射,使得7人受伤,可他在后来甚至对人承认,当时的心情感觉就好像拍电影一样。马尚忠在抢劫金铺时连黑布蒙面都不用,他说,香港没有人认识我。马尚忠在1991年6月抢劫香港金铺时被警方开枪击中,就潜回内地。后来又在广东持枪盗窃被内地警方逮捕,并判了11年徒刑。这次,大富豪等人落网后,把他也供了出来。于是,马尚忠被从他正在服刑的监狱里又提了出来。

  暴力加智力的匪帮

张子强和叶继欢实际上是两个犯罪团伙。张子强的特点是以智取胜,而叶继欢的特点是好勇斗狠。这样两个团伙的结合,使大富豪集团成为一个暴力型与智慧型相结合的犯罪集团,既穷凶极恶,可以说是一群亡命之徒,同时又诡计多端,奸诈狡滑。

不妨对他们的特点作一个比较。

作案中使用的武器,张子强一般购买外国制造的轻便随身枪械,叶继欢则多用重型枪械。作案的目标,大富豪只针对解款车,或绑架富豪,目的是劫得现金,叶继欢却多抢劫金铺和珠宝行,得到的赃物只能换到4折的价钱。作案时,大富豪只用自己人,一般是核心家族的成员,或多年在港的朋友,而叶继欢则雇佣“省港旗兵”。

再看看作案的手法,大富豪属于计划周密,一般重点部署,锁定目标后,就派卧底进入目标公司任职,有时宁可等上一年半载才下手,行事前再三核定下手地点,尽量减少与警方的遭遇,并且作案时都是以真面目出现。对此,张子强自己颇为得意。他在预审期间说,绑架勒索搞得这样顺,别人都不行,只有他张子强做得到。

叶继欢的作风就大不一样了,是秋风扫落叶式的,以重型武器震撼行事,动辄开枪拒捕伤人,作案人员也事先戴面具,遮掩真面目行事。最后,这两人摆脱追击的策略也有很大差别。大富豪是自行安排逃跑的车辆,不加人手以减少行动曝光,而叶继欢则喜好事前偷别人的车用,但容易被人出卖,如遇到偷袭,他就在街上抢车来突破重围。

  两起惊天绑架勒索案

1996年5月绑架李家大少爷的案子,本来是张子强与叶继欢相互勾结,联手合作的第一个大案。张子强一伙是这个案子的主谋,而叶继欢却“壮志未酬”人先落网,但他的喽罗还是按计划参加了绑架,并且冲锋陷阵。

本世纪勒索金额最大的绑架案发生在1996年5月23日下午。当日,香港李姓超级富豪的长子乘坐其高级豪华房车,离开位于中环的办公室,准备返回深水湾住所。当汽车开到寿臣山道时,突然被大富豪等人的轿车和摩托车挡了去路,绑匪以AK47自动步枪和手枪指着李先生和司机,把两人吓得不知所措,也不敢打开车门。绑匪怕“夜长梦多”,急忙向房车开枪,打碎一块玻璃,李家的司机怕绑匪伤害其雇主,被迫打开车门。绑匪迅速将李家大少爷拖出车外,胁迫他登上贼车离去,并让司机开车返回李家,通报大少爷被绑架的消息。

人质被绑匪禁锢于香港粉岭鹤薮的一间单门独户的房子里,并被脱光衣服,只穿一条内裤。绑匪打电话给李家,勒索赎金10亿3800万。由于李家救人心切,当即就答应了绑匪条件,并到银行金库提取巨额现金,装上一辆汽车,按张子强一伙的规定,把车开到指定地点,由绑匪将车开走。

据说,李家在得悉儿子被绑架后,也曾经向警方高层人士咨询营救方式,但李家只是征求警方高官的专业意见,而不做正式报案,所以警方不能采取行动。这也显示,在只认钱不认法律的匪徒面前,无辜的人们真的很无奈。果然,绑架李少爷一年之后,张子强他们又策划实施了一起绑架勒索。

1997年9月的一天,香港郭姓地产商乘坐豪华房车,离开深水湾的豪华大宅,准备前往湾仔办公室上班,当汽车经过一处偏僻路段时,大富豪一伙就在桥下劫持了郭老板,并将他绑至粉岭鹤薮,然后打电话给郭家,勒索6亿元,并警告若不遵从后果自负。

这一次,由于郭家讨价还价,拖延了交付赎金的时间,致使郭家人质被大富豪一伙人残暴地塞到一个只有小小透气孔的木箱里,被蒙上眼睛,绑上手脚,只能蜷曲着身体,度过刻骨铭心的6天,直到家人将6亿赎金如数交出。

自从李家和郭家的绑架案发生后,两家均加强了保安。香港澳门富商云集,李家和郭家遭绑架勒索的消息在富商们中间不胫而走,那些暂未遭到绑架的富豪们,闻风之后都成惊弓之鸟,纷纷加强保安,出入十分小心。一时间,私人保镖和高级防弹轿车,在港澳成为抢手货。而实际上,张子强他们的确就有继续绑架勒索超级富商的计划,港澳富商何某某、李某某、郑某某,都被列入了他们的黑名单。

1998年的11月12日,在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张子强案做出一审判决。《判决书》厚达48页,这恐怕是世界上最长的一份判决书了,审判长王敏用了很长时间才把它读完。

宣读完判决书后,案犯仍被押回看守所,36个案犯一长溜走出了法庭,走了好长一段时间。当然,走在最前面的仍然是张子强。

一路上张子强一言不发。囚车一直开进了看守所的院子,张子强被从车上押了下来,教导员看到他满脸苍白,精神恍惚。

1998年12月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对张子强犯罪集团案做出终审判决。

一早,张子强等一行36人,又被押到仓边路26号的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在法庭里站了长长的一溜。所有的人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法庭的最后判决。

判处上诉人张子强、陈智浩、马尚忠、梁辉、钱汉寿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上诉人李运、原审被告人朱玉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审审判长在宣读判决书时,张子强脸色煞白,面无表情,不知道在听没听。

宣判结束后,判处有期徒刑的人被押回看守所。

被终审判决死刑的张子强、陈智浩、马尚忠、梁辉、钱汉寿等五名案犯押进了法庭旁边的一个小房间,验明正身。

验明正身时,突然,陈智浩激动地朝着张子强喊道:“张子强,你可把我害死啦!”

张子强低头不语。

钱汉寿直叫:“我要揭发!我要揭发!”

法官上来问他揭发什么,他想了半天,才说:“我要揭发盗版光盘。”显然钱汉寿紧张得语无伦次。

法官在验明张子强正身后,问:“有什么遗言?”

张子强摇摇头。

五名死刑犯验明正身后押出房间。鱼贯而出时,死刑犯之一的梁辉走到张子强的身边,说:“你好啦,我们这么多人陪你。”五名死刑犯被押上囚车前都戴上了黑色的面罩,在警用摩托车的引导下朝刑场开去。一声令下,枪声同时响起,害人者最终以害己而告终。

相关内容推荐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