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野史秘闻

以合肥之战为引探赤壁之战疑云

2016-10-20 12:49:21  来源:历史网

是“三大战役”之一,在历史上也有很高的地位。当今天下,纵观三国历史,没有人不谈到赤壁之战。史学界千百年来,对于赤壁之战存在着诸多讨论点。前有规模之争,后有时间之辩。先说规模的争论。今天我们就以合肥之战为引探赤壁之战疑云。

首先,“从时间上看,曹军完成这次大规模的军事集结是完全可能的”。“赤壁之战是“十一月”份发生的,这就是说,曹操从长坂之战到赤壁之战,中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曹操完全可以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调兵遣将,完成军事集结”。

其次,“从军事角度上看,曹操无论是否注意到疾疫的严重性,都不会只用五千人去和刘孙联军决战”。此乃规模之争。在战斗的时间上来看,《三国志》持12月说;军界和《三国演义》认为是在11月;《资治通鉴》和《后汉书》记载的却是十月。足见其争议之大。其实我认为,这两点主要的争议其实可以合并为关于赤壁之战时间的争议。以此观点来看,以上诸位关于赤壁之战规模的讨论可能都没有错误,至少是都有所根据。尹韵公先生的遭遇战说法是采用了《后汉书》的说法,这样一来曹军五千轻骑在长坂击败刘备后,继续南下,直趋江陵,缴获了大量作战物资。于是乘船东下,不期在赤壁突然同数量上占优势的孙刘联军相遇了。这样一来就可以解释时间上的仓促了。我们简单算一笔账。9月曹操到新野接受刘琮的投降。假定最快是十月初9月中旬进兵5000在当阳击溃刘备,那么从当阳到江陵只有220汉里,沿途再整理缴获品等等,那么能够在十月份赶到江陵并且进兵的也就只有那5000轻骑部队了。卢先生的观点也经得起推敲,他认为战争发生在11月,这样一来曹操的大部队完全有可能赶到江陵并且得到一定的休整。综上所述,一切争论的焦点,实际上还是时间的矛盾。我并无意否定任何一本史书的记载,仅想通过一些推敲来还原历史,在我看来,此时对于赤壁的研究基本就分叉了,不妨引入一个中间的变量来说清这件事——合肥之战。

对于合肥之战,也是争论重重,无非讨论合肥之战是在赤壁之战前或是后。单在这点上,《三国志》就出现了矛盾的记载。

《三国志武帝纪》记载::秋七月,公南征刘表。八月,表卒,其子琮代,屯襄阳,刘备屯樊。九月,公到新野,琮遂降,备走夏口。公进军江陵,下令荆州吏民,与之更始。乃论荆州服从之功,侯者十五人,以刘表大将文聘为江夏太守,使统本兵,引用荆州名士韩嵩、邓义等。益州牧刘璋始受徵役,遣兵给军。十二月,孙权为备攻合肥。公自江陵征备,至巴丘,遣张憙救合肥。权闻憙至,乃走。公至赤壁,与备战,不利。於是大疫,吏士多死者,乃引军还。

《三国志吴主传》十三年春,……瑜、普为左右督,各领万人,与备俱近,遇于赤壁,大破曹公军。公烧其余船引退,士卒饥疫,死者大半。备、瑜等复追至南郡。曹公遂北还,留曹仁、徐晃于江陵,使乐进守襄阳。时甘宁在夷陵,为仁党所围,用吕蒙计,留淩统以拒仁,以其半救宁,军以胜反。权自率众围合肥,使张昭攻九江之当涂。昭兵不利,权攻城逾月不能下。曹公自荆州还,遣张喜将骑赴合肥。未至,权退。

《武帝纪》说出了一点很关键的点,就是孙权进攻合肥是为了刘备,并且是在十二月曹操进兵前,当时的曹操正在巴丘。而《吴主传》则说进攻合肥是在曹操败退北还的途中。那么滤过其中尚存争议的因素。那么就可以得出如下两点结论。鉴于如此严谨的史书应该不会莫名的出现一个无关的地名——巴丘。那么就是说曹操在南下的过程中一定途径过巴丘,那至于是败退后还是进军前路过巴丘呢?

我用两点来阐述。

一、《三国志郭嘉传》记载:后太祖征荆州还,於巴丘遇疾疫,烧船,叹曰:“郭奉孝在,不使孤至此。”从这段记载中看出,曹操是现在巴丘军队染瘟疫才在赤壁打败仗的。这也就是说巴丘是在进军前的一个地点,也是《武帝纪》说的派遣张喜驰援的命令发出地。

相关内容推荐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热门图文
点击排行